您好,欢迎来到E网赢 []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 E网赢 > 公司新闻 >崇明林地频现大量10米长捕鸟网 野保站取证难

崇明林地频现大量10米长捕鸟网 野保站取证难

来源:E网赢  日期:2017/2/4 15:14:05   浏览次数:    我要收藏

崇明林地频现大量10米长捕鸟网 野保站取证难

“你看看这些,简直是天罗地网。”在野鸟保护志愿者的带领下,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近日在上海崇明岛看见了一张又一张巨大的捕鸟网,甚至还见识了专抓猛禽的捕鸟网。

  在连日的现场走访后,澎湃新闻记者发现崇明捕鸟网大量存在于各乡镇间的林地中,有的甚至用几张长10米宽5米的大网将整个林子包围起来,所经过的野生鸟类无一幸免。志愿者反映称,在每周的拆网行动中,每天拆掉的捕鸟网近百张。

  崇明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相关负责人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从9月23日到12月31日,该野保站已经开展了以鸟类保护为主的专项整治行动。其间,崇明区15名林业专业巡查人员每天在林地、果园、苗圃内进行巡查。但是崇明岛有39.5万亩林地,人手根本不足。

  专家表示,上海可增加相关的保护力量,包括人员编制等,也可借鉴其他城市的经验。另外,新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将于2017年1月1日实施,宣传好这部法律,能更好促进各方面的管理和保护工作。

2016年11月6日,上海崇明岛向化镇一林地,志愿者曹成杰在用剪刀解救一只受困在网上的黄喉鹀。 本文图片 澎湃见习记者 赖鑫琳 图
1

  2016年11月6日,上海崇明岛向化镇一林地,志愿者曹成杰在用剪刀解救一只受困在网上的黄喉鹀。 本文图片 澎湃见习记者 赖鑫琳 图

  “经过捕鸟网的野鸟几乎会全军覆没”

  10月28日,野鸟保护志愿者曹成杰带着澎湃新闻记者来到上海崇明区陈家镇的一片林地,数张大网成走字形将这片林地包围起来,这些大网长约10米宽约5米。

  “这样的网,经过的野鸟几乎可以说全军覆没,因为飞不出去。”曹成杰一边说着,一边用剪刀将林地中的捕鸟网剪断。这样的现象在崇明的林地中属于常态,9月底他才来过这里。

  在一张捕鸟网上,一只燕雀正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是它越用力挣扎,爪边的网丝就困得越紧,在同一张网上的珠颈斑鸠则已经咽气。“燕雀是一种观赏鸟,在市场可以卖60元到80元一只,而珠颈斑鸠一般会被送上餐桌。”曹成杰说,根据先前走访的经历,崇明吃野鸟、买卖野鸟的现象不绝。

  沿着一条小路,志愿者们徒步五六公里,清理了10多张捕鸟网。“每周这些网都会‘死灰复燃’,拆了再架。”曹成杰说,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清70张网。目前来看,经过志愿者的努力,捕鸟网的数量已有所减少。

  “但你想,清晨时分捕鸟人来收网上的鸟,一张网少算有5只,一片小林子少算有3张网,全崇明共超过39万亩林地,有多少野生鸟类死于这样的网?”曹成杰说。

  为了捕鸟网不被再次利用,志愿者们把网线剪断,用脚踩断撑网竹竿,把地上的废网绕城一团搜集起来统一烧毁。

  “是谁下的网?”澎湃新闻记者拿着网,询问几名在林地边放羊的村民,得到的回答是“我不知道”“不要问我”“我没看见”“我从来不抓鸟”……诸如此类。

  据志愿者介绍,崇明的捕鸟网根据性质不同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农民为了保护庄稼、鱼苗等架设的捕鸟网;第二种捕鸟网架在房前院后,距离民房不到50米,经志愿者询问是当地人想吃鸟而架上的;第三种捕鸟网是职业捕鸟人在人迹罕至的大片林子中架设,架网与布局较前两种更为专业,不乏为抓猛禽设置的专业鸟网。
被志愿者曹成杰拆下的一捆鸟网。
1

  被志愿者曹成杰拆下的一捆鸟网。

  有捕鸟人专抓猛禽,反复下网

  11月6日清晨,上海被大雾笼罩,上海崇明的野鸟保护志愿者再次来到一片林地,这次要拆除抓猛禽的捕鸟网。

  在崇明岛北六滧附近的一大片林地中,有一条道直通深处的小径。志愿者表示,这条小路明显就是被人踩出来的,旁边的植物都被砍断、折弯,也说明这些捕鸟人经常出现。

  “这就是一种比较专业的捕鸟网,能抓猛禽。”在志愿者的指点下,澎湃新闻记者看到了一张用三根竹竿固定住的一张有弹性的大网,一根粗杆横插固定于两根竖杆之间,横杆上钻有两枚小孔,小孔中插着两根较细的竹竿,细竹竿上绑住网,网会利用竹竿的韧性粘陷掉落的重物。

  “猛禽爱落在这根横杆上,但重心不稳立刻会掉落到这张会陷下去的网中,没法逃脱。”志愿者曹成杰说,一些树林里阳光无法直射进来,十分阴暗,专业捕鸟网更不容易被发现,架网的竹竿也都藏在大树后面,捕鸟网高度齐树,“所有鸟类都难逃掌心。”

  之后,志愿者们拆除了这张抓猛禽的捕鸟网。“我们今年10月底在崇明多地多次解救捕鸟网上的猛禽,包括鹰鸮、日本松雀鹰等。”上海一个野保组织志愿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举证需要人手和现场抓获捕鸟人,而志愿者在解救时这些条件都不能满足,所以无法做到断绝反复下网的现象。

  根据中国现行《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架设捕鸟网捕捉野生鸟类的行为涉嫌违法。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二款规定:“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进行狩猎,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野生动物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0〕37号)中明确指出:“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禁猎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狩猎’情节严重’:(一)非法狩猎野生动物二十只以上的;(二)违反狩猎法规,在禁猎区或者禁猎期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狩猎的;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在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上海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网具已被列入非法工具,在上海用网具捕猎鸟类数量超过20只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地上散落着一把被捕鸟者拔下的鸟类羽毛。
1

  地上散落着一把被捕鸟者拔下的鸟类羽毛。

  野保站人力不足,执法缺少威慑力

  11月6日,崇明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一名李姓副站长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面对崇明岛上复杂的林地捕鸟网泛滥情况,他表示,相比上海其他区县,崇明岛的林地面积要大得多,总共39.5万亩,人手不够。

  “秋冬季是候鸟进行大规模迁徙和集群活动的季节,同时也是乱捕滥猎野生鸟类的季节。” 上述李姓副站长表示,9月23日到12月31日,该野保站开展以鸟类保护为主的专项整治行动,历时100天。从9月23日起,崇明区15名林业专业巡查人员每天在林地、果园、苗圃内进行巡查,至10月31日已收缴捕鸟网具167张,放生鸟类19只,其中包含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鹰2只。

  他表示,崇明区林业站林政执法中队将主动联合有关乡镇,对张网捕鸟相对严重的区域开展集中整治,执法检查活动每月不少于2次,打击在林地非法猎捕鸟类的违法行,对涉及违法行为的将移交公安机关依法严处。

  “我们着重对崇明北部滩涂湿地,不定期进行夜间蹲点伏击。”李姓副站长说,目前野保站执法人员少,前后加起来不过50人,执法取证难度大。崇明开放式滩涂湿地面积达到300多万亩,林地面积39.5万亩(其中大部分为经济果林和私人苗圃),由于面广量大,执法人员很难当场抓到不法分子的违法行为。“即使能当场碰到了他,如果他不承认网是他架上的,如果没有一个举证的镜头,我们也没有办法。”李姓副站长说。

  他还表示,野生鸟类保护目前面临法律条款相对滞后、执法缺乏威慑力等问题,“目前现有的国家法律、法规仅对(捕猎)国家一级、二级野生动物有明确的处罚标准,对(捕猎)绝大多数野生动物是没有处罚依据的,只能予以教育,缺乏打击力度,没有威慑力。捕鸟成本也很低,一张捕鸟迷网(2.5米×10米)的价格不到20元,且操作方便。“你今天取缔,他明天再张,张网捕鸟现象屡禁不止。”他说。
航拍上海崇明岛向化镇一林地,看似与其他树林无异树林中却布满了鸟网。
1

  航拍上海崇明岛向化镇一林地,看似与其他树林无异树林中却布满了鸟网。

  专家:可借鉴北京森林公安管理经验

  针对非法猎捕野生鸟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动物协会副理事长张正旺9月曾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无论是什么原因,随意的猎捕鸟类都是违法的,“尤其是对国家重点保护的鸟类,像猛禽,所有的猛禽都是国家重点保护的,对这些重点保护的鸟类进行猎捕都是违法的。如果发现的话,有关部门要进行处罚。”

  张正旺说:“执法部门要加强监管、加强巡护,尤其是在这个季节,有很多候鸟在迁徙的过程中要经过我们东部沿海地区,包括上海。所以这个季节也是保护鸟类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

  对于上海野鸟保护工作,张正旺提出建议,“上海作为大都市,另外生态也是多样化的,既有候鸟也有其他野生动物,它的保护工作很多,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加强野生动物保护的力度,尤其是从政府部门加强力量,这是必须的。如果可能的情况下,增加相关的保护力量,人员编制,这也是一方面。”

  “其他的城市的话,就全国来看的话,有些地方在保护力度方面投入还是很大的,比如说北京,北京除了有野保站、野保处、还有森林公安,处理非法捕杀野生动物、包括市场出售野生动物,这些都是森林公安来负责的,所以这方面的力量管理起来的效果还是非常好的。上海也可以适当的借鉴北京的一些经验,但是在全国的话,情况还是很不平衡,有些地区的处理、执法也非常薄弱。”张正旺说。

  2017年1月1日,中国新野保法即将实施。张正旺认为,未来野保形势将很快发生大变化,所以2016年全国人大经过多次讨论、多次征求意见,最终通过了新的野保法。

  “在新的野保法里面,有很多新的内容、新的规定。比如说,过去重视物种的保护,在新的野保法里面,除了对物种的保护外,还加强了对栖息地的保护等等。对于新的野保法,因为明年一月一号就实施了,我希望各地在实施之前要进行宣传,让大家了解新的野保法,这样能更好的促进各方面的管理和保护工作。比如,大家反映比较强烈的,一个是我们的野生动物保护的名单,不是有些国家重点保护的话,我们从1988年颁布以后,这么多年就没有更新,但是按照新的野保法规定,国家要定期进行野生动物的调查、检测,在这基础上五年更新一次。”张正旺说。
上海崇明岛向化镇一林地,志愿者曹成杰在拍摄一处布在树林中的鸟网。
0

  上海崇明岛向化镇一林地,志愿者曹成杰在拍摄一处布在树林中的鸟网。

  【志愿者手记】希望相关部门打击整条捕鸟利益链

  盗猎分子捕捉到鸟以后会卖给中间贩子,层层转卖,最终通过饭店、花鸟市场、菜市场、网络等平台流入到终端消费者的手里。终端消费者主要包括:食客,放生人群,饲养人群三大类。

  而仅仅依靠有限志愿者和野保人员去拆除鸟网,对打击整条利益链的作用是有限的。首先,捕鸟只需竹竿和网,成本很低,一张网的成本只有十块钱、几十块钱,但执法和巡护成本高、效率低。其次,捕鸟的范围非常非常大,遍布崇明,人力去寻找很困难,一天下来收获也有限。最后,一旦巡护力度减少,捕鸟人在利益的诱惑下会进行反扑,很容易出现回潮现象。

  志愿者的拆网活动影响非常有限,也无法去打击中间的售卖环节。只对盗猎者进行打击,无法解决需求端的问题,只要有人出高价买,就会有盗猎者继续顶风作案。

  中间贩子和花鸟市场处于盗猎者以及最终消费者的中间,是很重要的流通环节。如果要形成有效的打击,必须需要野保部门联合公安、工商等管理部门进行联合执法,对其进行打击。一次打击花鸟市场,可以拯救成白上千的鸟。

  这几年,上海的野保部门也在不断联合公安和工商等部门对市场进行执法,但是效果有限。这里面主要的原因就是林业部门、野保不能往往只能对动物进行执法,执法现场无法控制犯罪嫌疑人。

  更为重要的是,全国各地都有森林公安部门,可以对犯罪嫌疑人和对象进行执法。但上海只有野保部门,只能对动物进行执法,这就很难对下网者进行处罚。

  于此,我们建议上海设立森林公安部门,加强对中间交易环节的执法,控制消费端,同时也加强反盗猎巡护,做到长效管理。


>> 更多相关信息:
在百度中搜索崇明林地频现大量10米长捕鸟网 野保站取证难    在好搜搜索崇明林地频现大量10米长捕鸟网 野保站取证难
在有道搜索崇明林地频现大量10米长捕鸟网 野保站取证难          在搜狗搜索崇明林地频现大量10米长捕鸟网 野保站取证难


版权所有2005-2020 E网赢 保留所有权利

陕ICP备11007420号-1 经营许可证编号:陕ICP备11007420号